新闻资讯

News information

类别:新闻资讯 发布时间:浏览人次:

一 城市照明的重要性
建筑是城市的单一表现,城市是建筑的完整集合。如果把建筑比喻为城市的皮肤,那么夜晚的照明就是给建筑蒙上一层锦衣。当然了不是所有的皮肤都需要锦衣来装饰,有些建筑不需要光,它或者处在偏僻的地方,或者需要黑暗来衬托它的肃穆庄重。其实城市照明很有意思,我有一次晚上从上海黄浦江边石库门老码头步行走到徐汇区的华亭宾馆,20多公里,经历了董家渡棚户区的暗淡,也走过了南北高架桥的明亮,还有田子坊历史文化街区的商业动态,一直走到肇嘉浜路上,没有建筑做过多照明,只有路灯橘黄色的光染一染周围的建筑,留一点宁静给行人,也是可以的。
街区城市照明
图注:上海的老街区,保持着原生态的旧生活以及微弱的城市照明。(江海阳摄影)
照明设计在城市建设中的角色和重要性,这个问题的应用是很广泛的。到底强调的是照明设计本质的重要性?还是城市建筑需不需要灯光照亮这个原生论?有一种城市照明是让建筑在区域内全亮,装饰灯光压倒一切,这是一个阶段性城市社会事件,不代表以后也会这样做,人的审美总是跟着经济和文明进步而变化。我认为但凡是建筑都需要考虑照明设计,照明设计的概念也不是仅仅只做人工光源的照明设计,高迪、柯布或者路易康都在强调天然光对于建筑的重要性。夜晚城市建筑中的外立面照明设计也很重要,但也要分什么载体,高大的、气派的建筑做了照明设计是对的,有纪念意义的建筑用灯光刻画也是对的。就是一栋政府大楼也需要用灯光照亮,也需要一定的照明设计,比如计算一下光通量和亮度,比如做一下灯具选型,让设计更落地、更节能。满足人在夜晚的视觉空间层次,这也是精神生活需求的一种。
高迪设计的圣家族教堂照明
图注:高迪设计的圣家族教堂,光线永远是扑朔迷离的存在。(江海阳摄影)
我们这样讨论是在关注当下社会中越演越烈的照明现象究竟能走多远,还有持续性多长的问题。其实这个问题并不是问题,照明是一个城市发展中必然的一步,我们早些年耽误的太多了,忽视了城市照明,或者是经济条件不具备,或者是技术条件不达标,或者是城市审美还达不到照明必须大范围存在的基础。今天只是这种需要突然间爆发出来,让我们这些照明的从业者都觉得有点迅猛的措手不及,有点矫枉过正,这倒是真的。
这样来说,城市建筑离了照明简直就不是当代城市了,哪怕不一定设计,单一的照明(照亮)都能吸引很多人的关注。中国的城市到了今天还是普遍黑暗的,做城市照明的还只是少数的一二线城市,三四线城市中暗区那就太多了。所以我说照明设计师这一行当在未来还是大有可为。
对一座建筑进行投光实验
图注:对一座建筑进行投光实验。(江海阳摄影)
二 照明设计与其他设计的类比性
“设计”这个行业在我看来是相通的,哪里会有区别?一切设计都是视觉现象,是视觉现象的事情从本质上都一样。如果一定要我说照明设计和景观,室内,建筑有什么不同?很简单,那些设计都是在用实实在在的材料塑造形状——建筑塑造房子的形状;室内塑造内六面的形状;景观塑造绿化水系的布局形状。而照明设计是在给这些形状重新定义上情感、气氛、功能、格调,是在用光塑型。光很虚拟,抓不住没形状,但是任何伟大的形式离了光都是白做,这就是照明设计可以超越一切设计存在的原因,因为没有光也就没了物质外显,没了世界。我们为什么讲要重新定义形状,因为我多年的设计经历告诉我,光完全就是一个独立的、充满感染性的装饰元素,而且是最本质的装饰手段。光体现质地、结构、肌理、形态,当然光也能用它的表现而引导人进入某种空间情绪里去。比如欢快热烈的场所你就绝对不能使用冷白光,这是招人嫌弃的设计。
设计是一个体认社会和世界的过程,维特鲁威就说过大概意思的话——建筑师如何摆脱低下的社会地位,成为像演说家那样的社会精英和名流,而不仅仅是个匠人?唯一途径便是尽可能扩充各方面的学识,而其中文学能力的培养又是至关重要的。一个仅靠工艺技能谋生,不关心建筑精神层面的匠人,不配当一名建筑师。这段话应用在照明设计上,何尝不是如此?
所以说,照明设计的本质就在于你如何理解“光”这一特殊而又普遍的设计武器。你想用光表达什么氛围和情感?你又能用光如何真实或者不真实再现这个世界。真实表达这个世界好理解,不真实表达这个世界就不好理解了,这个以后再说。
城市照明
图注:城市照明特有的时效性和更新替代。(江海阳摄影)
三 照明设计的落地性
落地?指的是工程施工?或者是设计被业主认可?如果是指施工,那么一个设计师要做的事情就很多了。首先是对设计现场的再走访,做设计之前都有过调研经历,但是真正在实施阶段,现场情况和初期的调研还是有所不同,因为解决问题的出发点不同。深化阶段也会做大量的实地工作,正是一次次实地踏访,才能建立起设计师对项目全面的了解以及真挚的感情。又或者遇到的是一个通俗的载体,没有感情也没关系,能最大化体现这个“通俗”项目的特征和潜在价值也是好的。
还有就是施工队伍的交接,这很重要,那些工人能不能理解你的设计手法和意图,如何交代清楚不能体现在图纸上的“耳提面命”,只可意会的设计感觉,这时候选择一个有修养有能力的施工队伍就很重要了。这些年流行大规模的城市照明作业工程,偌大的城市照明做完后,我们来比较,来观看,发现那些具有艺术修养的企业施工水平要远远高出那些缺乏艺术修养的企业。好的照明设计落地项目不仅是指施工的细节和完整度,这些还是容易做到的,最难做到的是照明美学修养。我们讲城市照明美学,这些概念都是体现不到施工图上的。美学很微妙,差之一厘谬之千里,美学体现在城市大空间照明上讲究的是光色对比,浓淡虚实过渡,手法与意境。一个强调退晕设计手法的设计师总比一个只会做亮的设计师无疑更懂人的心理学和行为意志。所以说,设计师最想在施工前做的事其实是找到一个懂得艺术和具有修养的施工团队,虽然明知这会很难。
城市建筑照明
图注:完成度很高的城市媒体立面光现象。(江海阳摄影)
四 好的城市照明设计标准和衡量方法
什么是“城市照明设计”?这个定义谁来制定?让我来说,城市照明设计只是“城市设计”中的一个环节和一个组成部分。我就不在这里讲什么是城市设计了,总之这是一个涉及城市方方面面的事情,而照明只是它的众多设计内容中的一小项。
城市照明设计就太复杂了。以前我们业务少的时候,我们会仔细研究一栋楼的材料、体量,充分论证以后再去设计。今天不是,今天做的是一个城市的片区,有很多密集的高楼簇拥在一起,然后领导说这一片要做了。再往下就是连夜不休的赶图和虚拟主题出来,数天交货。这样去处理一个城市照明能好吗?肯定问题很多。
今天的城市照明设计很考验一个设计师的综合能力,设计师需要懂得城市规划、城市经济、城市政治、城市社会、城市景观、城市交通、城市历史和文化以及城市中人民的审美倾向和地域喜好。非如此你是无法驾驭一座城市照明的完整设计。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城市是一个巨大的综合体,每天上映各种经济现象和物质追求,文化交流和建设进度。照明是关联着方方面的一种基础工作,无法脱离现实而存在。任何一个设计都是社会各种现象酝酿多年以后开出的花。一个设计师只会简单去画效果图,而忽视这些效果表现之内的种种内容,这是一个初级的照明绘图师。
所以要问我什么样的照明设计才是好的,我一直都是拿今天各种城市照明乱象来做例,持一种批判态度。比如最近我在提倡“共生城市照明”,原因是我走过深圳的深南大道有感而发,并以此为探索,思考中国的城市夜晚到底该是什么样子?马化腾的腾讯大楼在深南大道上不是最宏伟的建筑,造型也属中质,但是它的名气大啊,这是中国的首富之楼。我们来看这栋楼的夜晚表现,从照明上来说又失败又生机勃勃。失败在哪里?这都什么年代了,还在用两根黄灯带勾勒着建筑从下至上的轮廓,而且还是歪歪扭扭。生机勃勃在哪里?整栋楼又太有活力了,大部分的室内灯光都在亮着,透着一种行业的繁荣与进取精神,不愧是代表互联网经济的巅峰企业该具有的气象。两种光形成腾讯大厦两种极端的外像,你该夸它还是该毁它?我只能说马化腾在对自身的审美建设上还没有太高的意识,但对互联行业的贡献上堪为翘楚。
街区照明
图注:微小的城市经济活动。(江海阳摄影)
五 谈一谈“共生城市照明”
“共生照明”的意义在哪里?就像深圳,完全不可、不必仿照着厦门和杭州来做大一统的外立面建筑照明,没有这个必要。一提起深圳,这是一座面向未来的科技城市,是中国自由度最高、精英人物最为荟萃的地方,干嘛要做成千城一面?要拾人牙慧?
如何“共生照明”?其实很简单,这座城市应该有自身的独特魅力。我鼓励有着腾讯大厦这种内透光为主的建筑就不要过于装饰自己,那只能和本质相冲突。像平安大厦那种将深圳最高楼做成深圳第一屏,更应该杜绝和制止。保持活力的同时,引入某种规范制度进来,做整体的设计导则胜过做照明规划,毕竟给深圳做照明规划真的是在画地为牢,束缚了个性。导则则不同,只是规范建筑照明的设计手法和形式,不允许某些丑陋的现象出现——例如立面线型灯侧洗,造成刺眼的竖向线性眩光。不允许简单粗暴的勾边照明。同样是勾边照明,我在曼彻斯特看到的建筑顶部也是有勾边现象,还是一栋楼一个颜色,蓝、绿、紫红......,可我看着并不丑,也许是具有异域风情的缘故。建立导则以后成立一个艺术照明评审委员会,每一栋大楼照明和每一个城市片区照明都要交由艺术照明评审会来判断、取舍、裁决,合乎艺术审美准则,合乎照明规范导则的予以放行,不合则毙,把纯粹艺术和美学引入城市,杜绝乱象,这种方法希望能成为当下诸多城市夜景发展必经之路。
最近经常在华为手机屏保上出现一幅非常惊艳的建筑夜景照明照片,平面图俯瞰,几个自由圆型在灯光的衬托下宛如抽象艺术画或者未来科幻世界,充满炫酷和迷醉。这是建筑师马岩松设计的哈尔滨大剧院,确实建筑出类拔萃,但是许东亮老师的灯光又给建筑重新塑型和定义,扼其要点,取其转折,完成度很高,灯光的主题和建筑的意境达到了合一的共生。
这又引出了一个话题,想当年东亮老师做这个哈尔滨大剧院可谓是费尽心力,百般琢磨才打造出一个经典耐看的作品出来,以后斩获无数奖项,并且在国内外流传。我只是在思考一个问题,今天突然间城市照明爆发,这些由政府出资和主导的一揽子照明计划中,政府的要求极其粗暴和简单——要快、大、稳、全、狠。有追求的设计师还能不能再保持当初对于一个项目精雕细琢的态度?当设计忘掉了地域、建构、文脉、表皮、环境、人际关系等等现实条件时候,这样的城市照明设计是否还有生命力?
城市照明

图注:共生城市照明更强调城市自由生长个性,更强调个性下的自我收敛和约束,更强调一种规范化管理,更强调人性主张,诸多矛盾的混合体和创造者。(江海阳摄影)

*注:本文由行家说APP与行家专栏作者江海阳联合出品。谢绝任何未经许可的转载。授权或加入行家说用户微信群,!请联系微信号:hangjia199

最新公司动态

庆祝我司中标株洲荣盛华府泛光照明…

2018年7月9日,我司与株洲融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签订了《株洲荣盛华府泛光照明设计合同》,本次泛光照明设计包括株洲荣盛华府住宅及商业楼泛光照明效果图设计、施工图深化设计及城管审批等内容。

2018/8/20

2018年5月24日,在收到长沙远宏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中标通知书之后的第三天,我公司与长沙远宏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在协信星澜汇办公室签订了《启迪协信中心一期项目泛光照明工程施工合同》。

2018/5/25
贵州遵义开元名都酒店泛光照明工程…

应贵州遵义开元名都酒店泛光照明工程工期要求,我司安装工程师,2018年正月初八正式开始了开元名都酒店泛光照明工程灯具的安装。

2018/2/24
开工大吉!2018,全新出发!

018年2月23日,农历正月初八,是烁光照明2018狗年的第一个工作日,斗志昂扬,新起点、新征程、再出发!烁光照明已经准备好了!2018,撸起袖子加油干!

2018/2/23
株洲云龙精神堡垒亮化工程顺利验收…

经过10来天的紧张设计和施工,株洲云龙度假区精神堡垒亮化工程于今天顺利通过甲方验收。此次精神堡垒亮化工程结合每层的户外广告灯,将其功用辨认性、品牌展现性、艺术审美性的特点展示出来,用空间来聚人气的意图,使得精神堡垒具有了“聚气性”。

2018/1/22
中标荣盛长沙花语城住宅楼一期亮化…

2017年12月6日,接到长沙荣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招投标部下发的中标通知书,标志着我司正式成为荣盛长沙花语城住宅楼一期亮化工程设计施工承包商。

2017/12/7